つむ夏/七音盒

“大图书馆的意义仅仅是记录送进来的书籍就够了,而你就是这座大图书馆。”


青叶纺的记忆中只有这一句话在向他说明他的存在意义。


魔法,爱情,宗教,历史,酿酒,生产,电气,理论,色彩,流水,肢体,绒毛,昆虫,天空,温度——


青叶纺不是人类,或者说他这种应该被称作旧人类。旧人类没有其他优点,唯有寿命很长,于他而言则是拿下这份工作的筹码之一,毕竟需要不断翻新的新人类图书馆所造成的成本上升反而会让人头疼。


“啪。”


从某本厚重的古老书籍上镶嵌的红宝石落到地上,旋即发出“好痛啊”的叫声,着实把习惯了只有书页翻动声的大图书馆吓了一跳。逆先夏目,红宝石的化身,就当着青叶纺的面从拇指...

[es/纺夏]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他

前几天的沙雕脑洞

是写得很赶的人工雷,慎入

-

青叶纺是个真男人。天祥院英智如此夸奖这位好友。

曾经的青叶纺头发短短的,人拽拽的,同英智、凪砂还有日和组建了新兴街头不良团体“老肥”。该团体迅速地成为了梦之咲街道的一股势力,霸占了一方土地,大有把其他势力驱逐出去的架势。

但是如此快速的势力扩张必然会牵扯到大大小小的利益冲突。因为斋宫最喜爱的早点摊、深海和日日树最常去的花鸟市场还有朔间最中意的果汁店都被归入老肥旗下,直接导致“五奇人”的奋起反抗。

——不过为什么五奇人只有四个?

纺问过英智这个问题,但是英智的回答更加让他摸不着头脑:“因为四大天王一般是五个。”

在他还没来得及琢磨透...

阿米生快♪

FIRST LIVE

初试ll,就一些片段,不知道有没有ooc
部分是性转bl(私心爆棚

~

(海鸟)

“红绿灯要结束了啊。”

倏地,南琴梨的左手被园田海未的右手紧紧地握住。
“跑吧,一起。”

倏地平缓的步伐开始加速,那墨蓝的长发被大幅度的动作裹挟起来的风吹起,拂在琴梨的脸颊上。那瞬间她嗅到的是弓道场的原木香气,又或许是海未昨晚用的洗发水,也可能是天台上微凉的风,如同蝴蝶一般轻盈的吻。

园田海未不再是园田海未了,正如南琴梨不再是南琴梨。没有什么拘谨的弓道部门面和心灵手巧的少女,她们只是两个恋爱中、跑过黑白分明的斑马线的、朝着不知什么方向随意奔跑的笨蛋。

~

(妮姬bl)

“和我以结婚为前提交往吧西木野...

Just Like It!!!

P站

才知道有px小说投稿这种好东西……补发一下补发一下♪

15年4月给苏苏的生贺♪是旧货【

贴吧那边的重发懒得管了,手机发出来支离破碎的,日后也不能修改【

赫布里底记事

*没什么质量的段儿,有bug请无视(...

*我终于对这对小基佬出手了!!!(不是

*OOC,傻白甜,角色性格摸索中

-

#1

“对不起,我昨晚把富豪办了。”

这天吃早饭的时候,佣兵这么说着。真是奇怪,他明明是“吃早饭就不要聊天以防胃疼”那派的。

“怪不得今天富豪脸色看起来很差。”盗贼将叉子偷偷摸摸伸到歌姬的碟子里去,试图叉走其中最大的肉丸。

“没……”

“怪不得今天富豪的腰看起来很酸。”对盗贼觊觎她盘中肉的行为早已习以为常的歌姬伸出餐刀,成功阻止盗贼的阴谋。

“不是……”

“怪不得今天富豪大人走路都内八。”端着最后一道菜的乌沙哈将盛有六人份的浓汤放置在空出来的餐桌最中间...

Sunny Day

参240的文,估摸着已经完售了(...

谢谢本子校对的美傻帅傻好傻肝傻男神傻,辛苦男神傻

好久没打米英tag了,感慨(...

-

今天的伦敦天气不错,从云层中隐约能看出试图照射大地的阳光。

因为是这样的季节,亚瑟知道大自然的馈赠很快就会消失的。伦敦这个城市并不备受阳光喜爱,但是相较于前几天的阴雨绵绵来说,已经是相当和煦的天气了。

难能可贵是没有任何会议的一天,没有一封封的工作安排——作为“英国”的工作安排,把他的新邮件提示音奏响一遍又一遍。那么在这个特殊的休息日中,亚瑟寻找着存放园艺工具的仓库钥匙。既然阳光不会持续普照大地太久,抓紧时间好好享受,就显得很有必要了。

他在精灵的细语...

Tomorrow is too far away.

And we can't get back yesterday.

-

亚瑟•柯克兰默默静立在机场的角落,拎着皮质的公文包。他找了堵墙靠着,审视着登机口的候机人群,像从高处审视猎物群的雄狮,所有的一切尽收他的眼底。

那个玩手机的女孩儿涂着亮蓝色的甲油,罗莎喜欢的颜色;

那个站在饮水机前的女孩儿有些一头金发,罗莎也这样,还夹杂着几根极不易被发现的棕色发丝;

那个走过他身边的女孩儿总是无意识地咬右手拇指的指甲,那是罗莎喜欢干的事情——

罗莎活着的时候喜欢干的事情。

“有时候人生真的很短,亚瑟,人和嶙蝶并没有什么差别。你很快就会找到适合的好男人的,我也是。”

她曾这么说过,在平安夜的大...

Sliver Fairyland

*不知道写的啥,特别中二
*极东兄弟,本田樱出没
*文笔超烂请轻喷●﹏●

===

火烧云已经燃烧殆尽了,只留一团说蓝不蓝、说紫不紫的余光,静静地占据了大半天空,包围着如同一颗小金桔的落日。

啪嗒,啪嗒,大颗露水滴落在石头上的声音。急促的脚步声,敲击在干巴巴的泥土路上。

那是一个穿梭在田间小道上的黑发小女孩,左手攥着一大把河边摘来的芦苇辫子,正随着她奔跑的脚步,哗啦啦地响着。她面色苍白,看起来非常着急,并不像是一个玩到天黑才忆起回家的孩子该有的表情,丝毫没有尽兴之意。

起风了。这里的晚风来的很快,刚刚还平静的小河被吹出了满满的褶皱,水的颜色随着天空一点点的黯淡下去,变得逐渐深邃、逐渐阴沉。

女孩儿没有因为任何事...

不是除草的除草~

啊天气真不错~

===

一吻结束,亚瑟还勾着他的脖子,面贴面的距离让呼吸都显得暧昧。

“嘿,小子,”阿尔弗雷德意识到,柯克兰往他的牛仔裤口袋里塞了一张卡,“你还太嫩了。”

他半踮起脚尖,轻轻舔了一下阿尔弗雷德的嘴角,将被湿润的范围一直蔓延到了耳后。

===

我对他告白的时候,他睁大了眼睛,翠绿色的瞳仁里充满了惊讶。大概是因为他被我逼在墙角里,以为我对他图谋不轨的缘故。

渐渐地,亚瑟那张平日里浮现着淡然笑容的脸颊泛起了漂亮的红晕,被男人告白一定让他非常为难,他捂住了嘴,拼命眨眼以不让眼泪掉下,但是最终那淡金色的睫毛还是被濡湿,掩映着一双盯着我看的绿色瞳仁。

“我……我是说,你并没有这方面的兴趣的话,那也没……”...

1 / 2

© 然抠抠抠抠抠_ | Powered by LOFTER